首页
>新闻动态>市局动态

绿水青山间 共同富裕路︱浙江自然资源工作助力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初探

信息来源: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 发布日期:2021-10-08 17:29 浏览次数:

小康与大同,是中国人孜孜以求的美好梦想。“治国之道,富民为始。”经过几代人的共同努力,我国终于摆脱贫困,圆梦小康。站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点上,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扎实推动共同富裕”的美好蓝图。

探路共同富裕,浙江率先提出:到2025年,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取得明显实质性进展;到2035年,基本实现共同富裕的宏伟目标。

如何进一步激活自然资源要素、推动实现共同富裕?在浙江省自然资源厅厅长黄志平看来,实现共同富裕,均衡化是内核,绿色化和数字化为动能,三者共同构成了实现共同富裕的“一体两翼”。自然资源部门需与时俱进前瞻性谋划,充分发挥“空间治理和资源要素保障”支撑作用,挖掘发展潜力、激发发展动力、提升发展能力,在绿水青山间,为共同富裕探索自然资源保障之路。

均衡化

向空间挖潜力,向土地要效益

“一江清水出开化”。在位于浙江西部山区的钱塘江源头开化大地上,生长着茂密的森林,黑熊在林中穿梭,中华鬣羚在溪涧一跃而过……

在这一轮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中,开化县提出打造国家公园城市的构想,依托国家公园打造绿色健康永续发展的全域生态城乡共同体。针对开化实际,浙江厅对开化提出了国家公园区域化、县域城乡公园化的空间格局优化的策略。

缩小区域差距是共同富裕工作的切入点。为缩小区域差距,浙江厅从空间格局优化着手。“不同发展阶段,需要不同的空间载体来承担不同的发展内容。实现共同富裕,首先应当构建更加均衡的国土空间格局。”浙江厅副厅长顾浩说。

在浙江省“十四五”规划提出的“一湾引领、四极辐射、两翼提升、全域美丽”基础上,浙江厅结合国土空间规划编制,在“一湾引领”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了“三带提升”,即把沿海、沿湾以及内陆的城镇发展带提升起来。同时,在“四极辐射”基础上,浙江厅还明确要加强多极多群连接,组织多个城镇群来连接整个空间发展格局。

从横向来看,浙江厅相继出台了土地、矿产等多项措施,推动山区26县跨越式高质量发展。同时,浙江厅将通过飞地政策,更加精准地配置要素,深化实施主体功能区战略,让飞地在类型和功能培育上,实现山区与沿海的互动。“沿海地区可以为26个县提供产业平台,因为沿海地区有产业基础、区位条件,而这26个县有特殊的生态资源和绿色生态空间,可以依托自身的生态优势吸引沿海地区来发展绿色康养、创意设计等绿色产业。”顾浩说。

从纵向看,浙江厅提出“做强中心、做特县域、做精城镇、做优乡村”的发展策略。做强中心,即让中心城市具有更好的承载能力;做特县域,即让县域经济的转型更有特色;做精城镇,即在数量、发展方式、要素投入上更加精准;做优乡村,即把美丽乡村这张名片擦得更亮,真正成为浙江的金字招牌。

乡村振兴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必经之路。在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中,浙江将发挥好土地的作用,向土地要效益,通过市场配置平台,进一步打通农村和城市土地资源的交流渠道。目前,浙江正在积极探索、稳慎推进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在符合国土空间规划基础上,同权同价同责推进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赋予农村土地更多的附加价值。

绿色化

生态大花园,“两山”架桥梁

从“水清清”到“水晶晶”,湖州市南浔区走过了一条从“治”到“防”的系统修复之路。如今的南浔,既有传统的小桥流水人家,又有久居城市的人所追求的乡村野趣。

“水晶晶”,得益于湖州市开展的乡村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南浔创新开启“整治+生态”模式,从选址立项到设计、实施、监管、后期管护都贯穿生态环保和节能减排的理念。“该项目的农田渍水净化系统将进行2次不同的净化,大大减少水污染。项目的生态沟渠在沟底和沟壁开有蜂窝状圆孔,孔内布设植物,对农田排水具有较好的净化效果。”湖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南浔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说。

南浔是浙江打造全域美丽大花园建设的一个典范。当下,浙江正在通过规划引领,打造“浙里美”的网络,在全省构筑各类人文和自然遗产景观,进一步加强钱江源、瓯江源等流域源头治理,为共同富裕打造群众喜闻乐见的场所。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有了美丽大花园般的绿色生态,又该如何通过“绿色钥匙”解开共同富裕的“幸福密码”?作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诞生地,湖州市安吉县曾遇到不少难点。

“生态资源底数不清、数据分散,导致生态价值难以核算;大量闲置资源无法有效开发,资源集聚有待提高;开发方式盲目无序,开发层次低小散弱,产业层次有待提升。”安吉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相关负责人认为,打通“两山”转化途径,急需搭建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社会参与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体系,解决生态产品“难度量、难抵押、难交易、难变现”等问题。

今年,安吉县推进“两山银行”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场景应用,借鉴商业银行“零存整取”理念,把需集中保护开发的耕地、园地、林地、湿地以及可供集中经营的村落、集镇、闲置农村宅基地、闲置农房、集体资产等碎片化资源资产,经摸底、确权、评估后,整合起来推向市场,实现生态资源向资产、资本的高水平转化,“存入”的是绿水青山,“取出”的是金山银山。

生态资源待价而沽,前提是摸清生态家底。安吉县利用卫星遥感、区块链等数字化手段开展资源调查,目标资源资产不仅包含山、水、林、田、湖、草等自然资源,还将与之相关的适合集中经营的农村宅基地、集体经营性用地、农房、古村、古镇、老街等资源囊括其中。在调查摸底、确权登记的基础上,逐级拆解任务,列出资源摸底、策划评估、收储交易、招商运营、生态反哺和生态产品总值核算等二级任务6项,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农业“标准地”入市、权益流转、生态修复、生态补偿等三级任务27项。

生态本身就是一种经济,决定“金山银山”成色的,是“绿水青山”的价值。安吉搭建项目策划和资源评估线上超市,选取20余家专业策划和评估机构入驻,供有服务需求的资源主体或投资商自主选择机构,委托开展资源资产评估和项目个性策划。

市场化运作是“两山银行”的又一亮点。安吉县“两山银行”明确由县发展改革局和城投集团牵头,联合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等15个部门和15个乡镇(街道),以及策划、评估、金融等3类第三方机构协同推进。资源主体可查阅名下已确权资产,选择等价置换、整体出租、入股分红等相应存储模式,一键完成资源资产存储登记;项目立项后,根据立项批复和策划设计终稿自动选取项目红线范围内已存储登记的资源资产进行统一收储,用户可针对物质供给类产品,直接线上选购、下单交易。

截至目前,安吉县“两山银行”共计入库重点资源点位500余个,包括存量建设用地约2000亩、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约5000亩、林地10万余亩、水域约1500亩、闲置农房200余幢,已成功转化(即交易开发)项目19个,为村集体经济增收1800余万元,提供就业岗位2100余个。

“通过‘两山银行’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场景应用,政府可摸清家底、管控资源,统筹规划生态产品,提升治理效能,加强生态保护;村民、村集体可存储资源、选取服务,提升资源转化收益;社会资本可获取项目信息,以及政策、金融、咨询等配套服务,提升项目开发、运营质量。”安吉局相关负责人说。

数字化

全过程智治,高效能治理

“之前,工业项目选地,有意向企业来考察地块,我们给企业演示地块,更多时候都是拿着图纸去,但某块地目前什么情况、什么时候才能供上说不清,需要翻阅厚厚的资料、问很多人才行。”杭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相关负责人深有感触。

空间管理“痛点”激发“空间智治”破茧而出。目前,浙江省自然资源系统正在推进数字化改革再升级,通过“空间码”的建设,用“小切口”创新 “大场景”应用,以数字化赋能共同富裕实践,助力高效能治理。

“空间码”是基于信息关联技术自动生成的“二维码”。对任一确定的空间,可以赋予法定的空间单元代码,这块空间的“前世今生”信息(包括其四至、功能、属性等变迁)则可通过数字技术的映射、关联、融合,以该空间为基点形成唯一和可识别的二维码即“空间码”来承载。

在义乌市,建设用地审批作为“空间码”应用的“试验田”,全面打通了“规、征、批、供、用、验、登”全业务流程,突出“以码为链、批管结合”,着力打造“码上智办、码上智查、码上智管、码上智治”的空间治理新场景。

在杭州市,工业用地从选地、拿地、报建、发证,甚至改扩建的全流程管理体系已经建立,从规划统筹、耕地保护、读地供地、风貌管控,再到登记发证、亩均优化的“全生命周期”管理正在探索。“通过工业空间全生命周期智治场景,我们不仅可以实时查看地块供应情况,外围耕保情况、景观限制、预计什么时候供得上也一目了然,还可以根据企业用地的条件进行智能选地、提出可供选择方案,对企业的服务更加高效、精准了。”杭州局相关负责人说。

在“空间码”的基础上,浙江厅根据空间管理“确定性、变化性、多元性”三大特点,把打造“数字国土空间”作为改革的突破口和总路径,聚焦“空间数字化、数字空间化、协同网络化、治理智能化”的目标定位,进一步明确了数据大归集、场景大集成、治理大变革等改革路径,动态构建山水林田湖草海数字空间,着力发挥好空间治理服务决策“引擎”作用,让群众能够实实在在享受到数字化带来的便利,让共同富裕更可感。

数字赋能的力量,目前已在“码上批地”“规划协同”“藏粮于地”等多个跨应用场景建设中得到印证,全省30多个市、县(市、区)开展试点建设。其中,“地灾智治”场景已初步上线运行,注册用户达1.5万人,“不动产智治”“码上有地”“耕地智保”等3大应用场景将于10月中旬在温州、义乌、瑞安、象山等地上线试运行。同时,浙江已初步建立了“空间码”理论体系架构,在数字孪生空间要素解构、识别、重组、追溯等空间关联技术实现、算法迭代等方面已率先取得一批研究成果,正不断通过场景实践检验,校正“空间码”应用精准度。到2025年底,浙江将打造10个左右综合应用场景和N个特色应用场景,基本形成纵向到底、横向到边、内外联通的自然资源数字化治理架构,助推省域国土空间整体智治、高效协同。

“借助数字化改革的春风,我们首先要实现空间数字化,把所有的自然资源用数字的方式形成虚拟的数字空间。同时,我们还要做到数字空间化,把各个部门统计的账本放到国土空间上来。最终实现协同网络化,部门协同、上下协同,从而实现空间治理的智能化,使空间治理的效能进一步提高,不断向共同富裕之路迈进。”顾浩说。



(中国自然资源报)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